瑋梅金屋

優秀小說 恐怖遊戲:我是鬼屋NPC txt-章一百三十九 萬年老十熱推

Blind Audrey

恐怖遊戲:我是鬼屋NPC
小說推薦恐怖遊戲:我是鬼屋NPC恐怖游戏:我是鬼屋NPC
冥府区,地下垃圾场。
原本的小小值班室被改造成了怒血的办公室,此时林泽坐在办公椅上,怒血则是在办公桌前面带喜色的汇报着工作。
“老板,效果很好,上门买刀的客人越来越多了!”
林泽微微点头:“继续这么办,直到我给你的资金用完为止。”
他给了怒血五十万冥币作为资金,让他去雇佣那些游荡的鬼物拿着他制造的西瓜刀四处闹事,挑起争端,以一万冥币作为佣金,就能雇到大批不怕死的鬼物,他们每抢劫、厮杀一次,就是对西瓜刀生意最好的广告,而林泽的西瓜刀一把就能卖出十万冥币。
冥界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是刺激消费的最佳温床。
“百鬼大酒店那边接下来怎么做?”怒血又问道,这段时间他抢了好几次百鬼大酒店的运输队,食材都直接拖到了好味道的后厨里存放着。
“继续抢呗,从现在开始这就是一项日常工作。”林泽耸耸肩,漫不经心的说道。
百鬼大酒店和心悦酒店之间的差距,就在特供菜上,我把你的招牌砸了,先将你拉到和我同一水平线上再说其他的。
“行了,没别的事我先去休息了。”林泽起身,怒血恭恭敬敬的将他送出地下垃圾场。
现实世界,林泽从床上坐起来,宿舍里其他人睡得正酣。
来到训练基地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这段时间里的训练方式基本就是静坐、跑圈和打靶,唯一的变化就是每一次训练的周期都会比上一次更久,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把所有新人的潜力逼到极限。
不得不说越是简单粗暴的训练方式越有效,现在整个基地里的学员平均水准都能毫不费力的完成持续一周的耐力训练。
基地里的每一项训练都是扣分制,开始训练时所有人都是满分一百,在静坐时守护灵消失一次扣十分,在跑圈时守护灵消失也一样扣十分,并且增加了时间限制,在规定时间内没有完成圈数,哪怕守护灵一直保持,也会扣十分;打靶也是如此,一百个金属人,在时间限制内如果没有全部摧毁,留下了一个就扣两分,两个就是四分,以此类推。
再将每一项训练的最终剩余分数统计起来,取平均值,就是一次训练周期下来的最终得分,以得分高低进行排名,每一个周期更新一次,基地还为此专门设置了一个大滚动屏,就在基地的大广场上悬挂,每个人只要在基地的室外,抬头就能看见。
分数排行的前三名长期被三人包揽——第一名夜阑,第二名吴昊然,第三名苏姚……再往后,第四名周越,第五名王月半……第十名林泽。
萬界點名冊 聖騎士的傳說
基地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像夜阑永远是毫无争议的第一名一样,林泽也绝对是稳居第十,分数差距与第十一名永远只差一两分。
要知道保持第一,在某种程度上讲,只要有绝对的实力,并不是一件难事,可是要一直保持第十名,就很难了。能待在排行榜前十的人都是有足够的能力的,前十名除了前三之外,时常都有变动,有时超常发挥,就能上升一两个名次,有时状态不佳则会下降一两个名次,甚至掉出前十,唯有林泽是永远的第十。
什么人能够发挥如此稳定?不说超常发挥,他甚至连多余的失误都没有过……
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要不是排行榜前十的学员每周都有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只怕在排行榜倒数十名里才能找到林泽了。
“哟,训练呢?”独立训练室里,王胖子穿着宽松的T恤走进来,看见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打靶了,便打了声招呼。
今天这半天是他们的休息时间,不过所有排名前十的学员,除了林泽以外,都会到独立的训练室训练。
只能说环境很重要,哪怕是王胖子这种最懂得忙里偷闲的人,也在这种环境下自发的过来训练,只不过并不是每次都来就是了。
夜阑、吴昊然、苏姚和周越是这里的常客,每次休息日都会过来。独立训练室的靶场和班级训练室的靶场不同,有一部分功能是开放的,例如金属人的数量。在班级训练室,金属人的数量是固定的一百个,训练量不变,而独立训练室的金属人按照训练室使用说明里的描述,理论上金属人的使用数量是没有上限的,每天都会进行修复补充,靶场的纵向长度也比班级训练室更长,达到了五百米。
目前夜阑的打靶距离已经达到了四百米,是全基地学员中的最好成绩。
王胖子伸着懒腰走到打靶位上,招出大黑狗,开始打靶……这些日子,他渐渐也放开了,毕竟有些遮羞布一旦被掀开,结果要么就是羞愤而死,要么就破罐子破摔,无所谓了。王胖子显然是后者,现在的他根本不介意别人知道自己的守护灵叫大黑狗,毕竟在训练基地里有资格嘲讽他守护灵取名太烂的也就十个人。
实力才是第一位。
“落后就要挨打,老祖宗的道理摆在这儿,当然要勤奋训练了。”周越从进训练基地那天起就和王胖子不对付,不管王胖子做什么,他都要怼上几句,他也确实看不惯王胖子的做派,明明训练都没那么努力,却还能赖在前十。
以王胖子的脸皮厚度,自然是不屑于跟他吵,只是阴阳怪气道:“啧啧啧,真酸啊,老祖宗还说了,笨鸟先飞,你飞得这么勤快,排名还是挤不进前十,会不会就是因为太笨了没悟性?”
“你!”
“要吵出去吵,不要在这里打扰别人。”苏姚没好气道:“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鸟就是了,有什么好争的,都比不上那个一天都没有来加练的万年老十……”
周越脸色一僵,显得有些尴尬,王胖子一脸自得,与有荣焉。
“各位,都在啊。”
独立训练室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身影,就连训练中的夜阑都停止了打靶,略带惊讶的回头看向门口。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王胖子喃喃道。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