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 愛下-第八十章 不要助紂爲虐閲讀

Blind Audrey

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
小說推薦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恋综孕吐,病娇影帝撩爆了
等到白纱落地,镜头特写在那张清雅绝丽的脸上。
“咔!”
沐景恒兴奋的大叫,拿着喇叭的手都在抖。
他的心脏砰砰乱跳,周身血液迅速游走。
就算是一个镜头,但他也已经能预感到,这部片子播出后会有怎样的轰动。
工作人员也是一样的激动,纷纷自发的鼓起掌,口中的称赞向潮水一般向两人涌去。
“夏老师太漂亮了!夜神也好帅,两人在一起就是天作之合!”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利落的起跳,真的像仙子一样!”
“夏老师不火天理难容!”
夏雪黎有些尴尬,她其实只是把前世的经验拿出来而已,根本没有他们说的这样好。
现在被人这么多人围着夸,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也难怪有些人红了之后就会飘,被这么多人围着夸,想不飘也难。
“谢谢大家,你们太客气了。”
“夏老师真谦虚,怪不得能火!”
“您根本就是为聚光灯而生的,您的存在肯定能影响一个时代!”
“……”
尴尬的脚趾都抠累了。
众人的夸奖让一旁观看的江清茶指甲深深的陷入到了肉里。
这一切原本都该是她的,现在全被夏雪黎抢走,真是不公平!
“啊!有小偷!”
突然,远处传来了。
女人的尖叫声。
众人齐刷刷的看去。
只见保洁阿姨一手拿着扫把拖布,另一手拎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丢在地上。
有力轻松的模样,让人不得不惊叹一句。
你大娘就是你大娘。
“这个人在偷东西,发现还想跑,被我一把抓住!”
少女手里抱着许多东西,被推了一下,全都倒在地上。
“呀!这不是我的衣服吗?”
“还有我的梳子!”
“我的水杯怎么也在这里?”
“这些都是她偷的!”保洁员说着气愤的点了一下少女的头,“小小年纪,你不学好,你爸妈呢!让警察找你爸妈好好聊聊!”
始终低着头的少女在听到女人要找她爸妈,惊慌的抬起头,身子抖的像筛糠。
读档皇后
她拉住保洁员的手求饶。
“不,别找我爸!求求你,我知道错了。”
少女凌乱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看不清面容,但夏雪黎还是感觉到对方有些熟悉。
她抬起眼,看到了她身后那个熟悉的影子,瞬间明白了,转头向准备报警的沐景恒说。
“别报警,我认识她,把人交给我吧。”
沐景恒按键的手顿了顿,看上去很少纠结。
“你真的认识?你可别因为一时心软就助纣为虐。”
“我真的认识。”而且你要是坚持把她送进公安局,她妈半夜可能会爬上你的床。
当然,后半句夏雪黎是不会说的。
“好,那就交给你了,不过你要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夏雪黎点头,“下次,我会亲自把她送到公安局。”
她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少女屡教不改,她真的会这样做。
这一次不过是看在她年纪还小,并且偷的都是写不值钱的东西才网开一面。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粉丝,都喜欢觊觎别人的东西。”
“你在自我介绍?”夏雪黎嗤笑。
“哼!”
江清茶发现自己说不过,冷哼一声。
转身,走了。
星与虹
夏雪黎待着少女去了化妆间。
夜慕渊想跟上,被她眼神拒绝,委屈的回到角落中,沉脸,释放低气压。
到了化妆间,夏雪黎关上了大门,将外面探究的视线全部隔绝。
这才允许女鬼现身。
本以为对方看到女儿会很激动。
可直到真正看到女鬼的脸,夏雪黎才发现,对方苍白的面色并不只是因为她现在是魂体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看到了女儿身上的伤痕。
女鬼紧紧抿着唇,明明之前还是那幺急切的样子,可是真的见到女儿了,却又像是被定住了似的,站在原地浑身僵硬着,一动都不动。
“对不起,雪黎姐姐。”静心的嗓子有些发梗,说话时的声线有点干巴巴的,听上去很是害怕,“我是不是…是不是让您不高兴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雪黎不明所以,也并不着急,她在举止间并没有表现出冷淡对方的样子来,甚至很亲切的为对方拿下头发上的树叶,白皙的玉指在少女干枯的发丝不断穿梭。
“我为什么要不高兴?”夏雪黎语气随意的轻声问道,又轻轻揉了揉对方的头,“你不说明,我又怎么判断要不要原谅你?”
“雪黎姐姐,对不起!是她们逼我的,我要是不拿,他们就会打我,我真的好怕!”
少女呜呜的哭了起来,她弯下腰,双腿无力的跪在地上,整个人看上去像个瘦小的虾米,比上次夏雪黎见到她还要单薄,背上的骨头一根根的清晰可见。
夏雪黎将她扶起来,坐到沙发上,拿起纸巾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他们是谁?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她本意是想帮助少女
“呜呜……”
可对方却再次低头大哭,任凭夏雪黎怎么问,都不肯开口。
她的母亲看到女儿如此可怜,也忍不住捂脸嚎叫。
“别哭了!”
“与其在这里窝囊的哭,不如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就想永远这样委屈的活下去吗?”
“走!我带你报仇!”
虽然以暴制暴不对,但是架不住他爽啊!
“姐姐,求你别带我去!”
少女拉着他的衣袖,不断的祈求。
她真的害怕,不是怕那些人,而是怕夏雪黎会被那些人盯上,他们都是富人家的孩子,如果夏雪黎惹了他们,是会给她带来麻烦的。
她可以受伤,但她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也受伤。
夏雪黎不知道少女心中的想法,看她坚持,也就只会先答应不去,想着之后在用别的方法补救。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保护好自己,下次再被欺负,要告诉我。”
少女点了点头 随后静默了一会儿,抬头问出了一个让夏雪黎大跌眼镜的问题。
“姐姐,是不是我妈妈让你救我的?”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