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花繞凌風臺 蝦米不會遊-第兩百章:重生分享

Blind Audrey

花繞凌風臺
小說推薦花繞凌風臺花绕凌风台
日出,日落,星升起,白天黑夜的轮回,一日一日周而复始。
凛冬已过,春回大地,正是山花烂漫时。
山间刮过一阵又一阵和煦的风,风起时,摇动了满目清浅的翠色,一间依着山麓而结庐的人家孤零零的立在山间,天地是寂静的,唯有屋前一树杏花开的正热闹。
风过之际,一阵花雨簌簌而下,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女躺在花树下的一张躺椅上,一眨不眨的凝望着远方。
她的面容如花一般美丽,却也如春花一般娇弱,仿佛开在春天里,也会死在春天里。
屋内一字排开了四五个炉子,炉上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熬着各式各样不同口味的粥,有鲜花粥,有瘦肉粥,有青菜粥,也有药膳粥,米粥的清香味弥漫出来,为这似已远离人烟的天地平添了几分烟火气。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站在炉火旁,看着炉子里熬得差不多的粥,俊逸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连眼中透出的都是满足,他喜欢为自己心爱的姑娘做东西,他愿意花很多时间多做几种只为她能多吃一些。
虽说君子远庖厨,虽说他以前从来不会做这些,他甚至连盐和糖都分不清,虽说这些天为了学做饭,手上全是被烫出的密密麻麻的水泡,虽说他第一天吃自己做的东西时,当场便吐了,可那有什么关系,他可以学,如果可以,他愿意为她摘来天上的星星。
可是,视线一转,看到门口那如枯木一般毫无生机的少女后,他脸上的笑意瞬间又黯了下去。
眼看粥熬得差不多了,月弄寒抬起步子走到门口,看着那坐在花树下一脸呆滞木然的望着远方的少女,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走到她面前蹲下,柔声道:“吃点东西好吗?”
凌汐池没有应他,她的耳中仿佛已听不见任何声音,空洞的眼中只倒映着远方的孤峰。
这里是凌云峰海拔最高的地方,平时少有人至,安静无比,自从他们来到这凌云寨之后,他便特意恳求凌云寨的寨主将此地借给他们暂住,他在这里另结了一个小木屋,带着那仿佛已失去整个灵魂和生命光彩的少女住到了这里。
自从他将她带来这里后,她便是这样一副模样,不说不闹,不哭不笑,甚至不吃不喝,每日只看着远方发呆,像是整个灵魂已经远离她,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壳子。
看着她每日以惊人的速度消瘦下去,月弄寒也曾尝试了无数种方法,想要唤醒她重生的意识。
他会同时做各种不同的食物,只为她能多少吃一点,也会捏着她的嘴强迫她吃东西,可她好像已经失去了进食的功能,每每只吃两口,那些东西无一例外全部被她吐了出来,直到吐无可吐的时候,她呕出来的便是胆汁。
月弄寒焦急无比却也无计可施,他好像从来都拿她没有办法。
他了解那种感觉,那种仿佛失去全世界的绝望无助,那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的迷茫恍惚,他也曾有过。
没有任何人能够承受那种全世界轰然倒塌后带来的无望和空洞,像是生命的支柱也随着它的坍塌而山崩地裂,人会变得麻木再无知觉,活着与否变得无关紧要,甚至变成了一种比死更为残忍的事情。
死可以一了百了,而只要活着那种痛苦便会永远存在,伴随着你的每一次呼吸,像一把刀狠狠的刺向你的胸口,让你每一分每一秒都仿佛在炼狱中煎熬,最后折磨自己摧残自己反而成了一种救赎。
风吹起了少女的发丝,拂过她苍白的面庞,空洞的眼睛,她的眼珠动也不动,因为消瘦,那双本就大的眼睛显得更加大了,五官更为的突出,远远看去,就像一幅残缺的画卷,因为残缺,所以显得惊心动魄。
只因那残缺的美丽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惊心动魄的。
他的手抚上她冰凉的手,低声道:“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你好起来,告诉我好吗?”
少女恍若未闻,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远方,眼色灰暗,黯得就像是无星无月的夜空,永远没有天亮的那一刻,一片花瓣随着风缓缓的落在了她的鬓边。
月弄寒心头一阵颤栗般的疼痛,连忙伸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不敢放松片刻,像是要将自己的生命输送给她,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觉得她就像那片花瓣,再来一阵风,就会永久的消亡于这片土地上。
这种感觉让他恐惧。
他伸手抚上她苍白的面庞,轻声问她:“活着真的让你这么痛苦吗?”
这时,一阵“嘎吱嘎吱”的脚步声响起,身后传来了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那声音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她还是不肯吃东西吗?”
月弄寒扭头看去,只见唐渐依从远处走来,手上还大包小包的拿了无数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生活用品。
看着她自来熟的将手中的东西放进了屋内,月弄寒敛起眼中的痛楚,温柔的向她道谢:“有劳你了,唐姑娘。”
唐渐依道:“有什么好谢的,若不是你的计策,我们凌云寨就被泷日国一网打尽了,你对我们凌云寨有救命之恩,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炉子上的米粥,凑上去闻了闻,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你就给她吃这些?”
月弄寒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唐渐依连连摆手,若有所思道:“我只是觉得她这样一直不吃东西也不是办法。”
月弄寒的视线落在了粥上,脸上又浮现出了痛苦的神色。
唐渐依想了想,眼前一亮,拍手道:“我有办法了。”
月弄寒面上一喜,殷切的看着她。
唐渐依盛了一碗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们面前,道:“你捏着她的嘴,我给她灌下去。”
月弄寒叹息了一声:“若是这个办法有用,也不用累姑娘每天替她换几次衣服了。”
唐渐依抬起手指摆了摆:“不,不一样,你每次喂完她,她都是清醒着的,所以她才会吐,若是直接给她灌下去就让她睡着,她是不是就不会吐了。”
月弄寒迟疑着道:“你的意思是?”
唐渐依兴奋道:“我的意思是,一看到她吞下去,我们就立马点她的昏睡穴,那她是不是就没机会吐了。”
月弄寒面上露出犹疑之色。
唐渐依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靠,跃跃欲试的说:“试一下嘛,不试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眼看着她凑了上来,月弄寒的视线落在了她手上的那碗粥上,用手一挡:“凉了再说!”
半晌后,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起,唐渐依看着地上被摔得支离破碎的碗,再看着那咬紧牙关死活不肯吃东西的少女,身上突然升腾起了一团怒火。
她突然推开了一脸束手无策的月弄寒,冲了上去,啪的一巴掌甩在了少女的脸上。
月弄寒眸子一紧,连忙上去护着她,面露不悦:“唐姑娘……”
唐渐依咬着牙指着他,愤愤道:“你先别说话。”
看着她像只气势汹汹的小豹子,月弄寒识相的闭了嘴,只是手却微微的抬了起来,如果唐渐依再出手,他可以立刻反击。
唐渐依指着少女怒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那个时候不是很得意吗,一个人杀上凌云寨的威风去哪里了,这么一点挫折就受不了了,我若是你,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大不了就是一死,也绝不会像你这样不死不活的活着,你这样除了折磨你身边的人,还有什么用,亲者痛仇者快你就满意了?”
少女依旧一动不动,仿佛那一巴掌不是落在她的脸上。
眼看唐渐依又要动手,月弄寒连忙伸手拦住她:“唐姑娘,她还病着,请给她多一点时间好吗?”
唐渐依又急又气,指着他道:“这个时候你还护着她,你想让她清醒过来就别说话。”
说罢,她一把抓住少女的手,将她拎了起来,直接向外走去,口中道:“我今天来就是要带你去个地方。”
唐渐依拉着她穿过树林里的小道,沿着陡峭的山路爬到了凌云峰的另一侧。
有水花声轰隆传来,那是瀑布撞击在崖石上发出的声音,远远望去,一道白练挂在山间,白练下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碧潭。
唐渐依将凌汐池拖到了瀑布旁的山崖上,指着下面那个深潭道:“你不是想死吗,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
尾随而来的月弄寒安静的站在她们身后,这一次他没有再阻止。
凌汐池愣愣的看着瀑布下的那个深潭,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后,她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唐渐依在她身后发出了一声惊呼。
风在耳旁呼呼刮过,极速下坠中,她的思绪好像清明了一些,往事历历在目,一个又一个的身影浮现在了眼前,她那如一潭死水一般的心中泛起了一丝涟漪。
她像一只箭一般射入水中,胸腔因为水的压力咯咯作响,仿佛要爆开一般,四面而来的水争先恐后的灌入她的耳鼻。
原本柔和滋润万物的水此刻变成了杀人的利器,生死轮回从来都是并存的,正如万物离不开水,它让人生很容易,让人死也很容易。
她没有挣扎,任由自己在水中慢慢下沉,然后,她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感受到了真正的空。
那一瞬间,她看到了许多,阿爹阿娘的笑,妈妈的笑,哥哥的笑,每一个跟她打招呼的族人的笑,还有他……的笑。
杜灿 小说
紧接着,眼前又出现了一幕幕杀戮景象,她看到阿爹阿娘拼命的拦住坏人,冲她声嘶力竭的喊着:“走!”
她看见妈妈毫不犹豫的冲上来,替她挡了一刀,她看见哥哥以小小的身躯,奋力保护她,她看见师父对她说:“汐儿,望你以后以师父的武功行善于世人。”
她还听见一个人对她说:“你的因果,我来扛。”
最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群正在受苦受难的人,那些因为她的存在而失去家园的人,她还欠他们的。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水中生机旺盛,她终于感受到,原来春天真的来了。
她也终于明白了春天的意义,有太多的事情是需要春天去做的,还有太多的事在等着她去做。
剥尽尚有仁,复见天地春。
要看到仁,一个果子必须一层一层的剥尽才能得到仁,即使大树砍了,仁放到土壤中又能生机勃勃地长大,重新获得新生,重新长成一棵大树。
还有人在等着她成为那棵大树。
又一道人影破水而入,朝她而来,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可他并没有将她往水面上带,而是静静的陪着她下沉,温和的眼睛仿佛在说:“你要死,我陪你。”
凌汐池冲他一笑,拉着他往水面浮去。
两人刚露出水面,就看见一道人影从上方跳了下来,唐渐依一边打着水花一边冲他们笑:“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敢从上面跳下来了,这个高度死不了人的。”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