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精华小說 穿書:我被瘋批反派夜夜盯到腿軟笔趣-第78章 變故突生

Blind Audrey

穿書:我被瘋批反派夜夜盯到腿軟
小說推薦穿書:我被瘋批反派夜夜盯到腿軟穿书:我被疯批反派夜夜盯到腿软
一连好几天,沈佑都带着梅影跟在宇文玥身边,越看便越发现,这书中的女主角是真的有些厉害在身上的。
这几天的暗中保护也叫沈佑跟着学到了不少,尤其是宇文玥作为一个公主平时的行事手段,这叫她一个现代人着实开了眼。
等了好几天,终于到了宇文玥要和贵妃正面对决的这一天,沈佑跟着梅影躲在房梁上,看着下方正殿里两个女人的唇枪舌剑。
这一段在书中的具体描写沈佑已经记不清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还能想到宇文玥会中毒就已经算是记性很好了。
不过用脚指头想想,都能知道这一段的精彩程度。
两个身份地位都很高的女子吵起架来,肯定是不会互相扯头发的,沈佑只记得是贵妃身边的暗卫实在很多,宇文玥一时间抵抗不过,这才不小心被淬了毒的匕首伤到。
所以此刻的沈佑便专心盯着贵妃,只等着那暗卫出现的时候悄无声息的让宇文玥避开那淬毒的匕首。
和旁边一脸闲适的梅影不一样,沈佑显得聚精会神极了。
梅影看着她这幅模样,不着痕迹的笑了笑。
这丫头,还真是认真,上辈子千婷没有派人暗杀过自己,所以暗卫才足够对抗宇文玥甚至略胜一筹,这辈子她的主力暗卫早早就在自己的房间去见阎王了,哪里会是宇文玥的对手。
他虽然调查到这些,但却不准备告诉一旁认真的小姑娘,看着沈佑那因为害怕掉下去所以紧紧揪着自己衣裳的小手,他便觉得在这里蹲着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两人下方,正殿中的两人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玥儿,你说你这性子还真是要改改,这么追根究底的,伤的不还是自己吗?”
宇文玥冷笑一声,“本宫倒是不知道,娘娘竟还有颠倒黑白的功夫!”
千婷笑着抚了抚自己的发髻,眼尾上挑,露出一个魅惑无比的笑来,她看着底下站着的宇文玥,身边跟着化明岛的少主祁子安,身后自然是那个从小便一直跟在她身边伺候的莫兰。
“祁少主对你确实一片痴心,可惜了,今日就算本宫要得罪一番化明岛了。”
说完,纤细如葱段般的手指微微勾起,这空旷的大殿之中突然冒出了不少的黑衣人。
沈佑看着这暗卫的数量有些惊讶的皱起了眉,这人数不对啊!
她记得书中写的有很多暗卫,用的车轮战宇文玥累到了这才一个不小心被伤到的,怎么现在虽然人也不少,但就算将宇文玥换成自己,也不会变成被累到的程度啊。
她自是不知道,原先的剧情中,千婷的所有暗卫都在这里,足足有上百人,宇文玥估算错误,自然有些不敌,可是这辈子宇文星调戏了黑化后的梅影直接被警告,这才叫千婷为了给女儿报仇派了暗卫要暗中刺杀梅影。
那部分暗卫是千婷所有暗卫中实力最强劲的一批,且身手也是最好的,只是全部都折在了梅影的东厢阁,若是投胎早些的话,此刻应该已经在母亲肚子里了。
这个变故是书中没有的,沈佑自然也不知道,这因果之下,宇文玥面对的暗卫可不就比先前书中写的要少了。
眼见着双方已经打起来了,虽然沈佑十分好奇到底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大的偏差,但是这不妨碍她一直盯着宇文玥身边的暗卫看。
如果书中写的就是这么多,只是自己脑补的多了,那说明宇文玥还是会受伤的。
可直到千婷被祁子安制服,沈佑都没有看到半点宇文玥要受伤的迹象。
这不就说明今天是自己的问题,难道她的记忆出现偏差了?
在这个世界呆久了,难道她对后面的重点剧情都记得差了?
仿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她蹲在房梁上,一时间连自己的恐高都忘了,看着下面的场景呆呆的问着梅影。
“这仿佛是我梦中出错了?师姐这不像是有事的模样啊!”
梅影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他很想告诉小姑娘,她的梦没有错,只是她梦到的是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这辈子自己被宇文星调戏的时候没有选择隐忍暗中动手,这才招来了千婷的报复,少了那批精良的暗卫,宇文玥这次自然不会打不过了。
沈佑揪着梅影的衣袖小声说道:“既然师姐没事,那我们回去吧?”
梅影当然是没有意见的,两人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却听得千婷突然仰天大笑,这笑声尖锐犀利,吓得沈佑一个踉跄差点从房梁上掉下去。
“玥儿,你难道还想着把我交给你父皇?”
宇文玥皱着眉头,看向千婷的眼神中充满了厌恶,“自然要交给父皇来决断!”
“你这孩子可叫本宫说些什么好呢?还真是被你父皇骗的死死的。”
宇文玥听到这话,理智上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继续和千婷交流下去,但是情感上却控制不住的想问一句,“为什么这么说?”
“你难道是真的不知道你母后的死因?”
这话的冲击力应该是有些太大了,宇文玥的身子也微微抖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意思?父皇明明说过,我母后是因为唐家的缘故郁结于心这才红颜薄命。”
沈佑在上面都不想接着看了,这本书的女主实在是有些惨了,她母后是当皇帝的那个爹害死的,因为她有修仙的天赋,这才一直骗她是死因里有着外祖唐家的原因在,这才是宇文玥一直很讨厌世家的原因。
就算唐家是她的外祖家,宇文玥也依旧是除了唐临之外,谁都不搭理的。
果然,下一刻便听到千婷笑着说道:“你母后啊,温柔善良的皇后娘娘,是被你父皇一杯毒酒亲手送走的啊!”
宇文玥后退两步跌进了祁子安怀里,“你胡说!父皇怎么会骗我!”
“你父皇与我才是两情相悦,你母后不过就是个碍眼的第三者罢了,若不是因为你有些修仙的天赋拜了个好师父,皇后的位置早就是我的了,何苦本宫现在还是一个贵妃!”
宇文玥看着肆意猖狂的千婷有些说不出话,她握紧了手中的剑,只是一味的摇着头。
“别听她瞎说,皇上仁心仁义,不会这样做的。”
可祁子安的安慰并没有什么用,宇文玥还是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沈佑在上面瞧着,眼中露出了吃瓜的兴奋。
这剧情真是狗血,否则当年自己也不会熬夜也要追更了。
现场再看一遍,虽然这其中没有了女主中毒这个惊险刺激的桥段,但是光看这个真相揭开的过程也叫人开心。
沈佑一心吃瓜,也没注意到千婷那和书中描写完全相同的有恃无恐,已经被制住了,可她看向宇文玥的眼神,分明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当初书中这段话是在宇文玥中毒之后才说出来的,千婷只想着宇文玥快要死了,这才将这陈年辛密说出来,是沈佑看过的难得的先动手再哔哔的反派,可是现在分明宇文玥没有中毒,千婷却一反常态。
所有人都震惊于这个皇家辛密,宇文玥更是握着剑从祁子安怀中退出来,想要上前质问千婷,莫兰紧紧跟在宇文玥身后,仿佛生怕公主受到伤害一般。
沈佑瞧得兴起,眼中满是兴奋的光,现场吃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书中的具体情节她已经忘得差不多,如今在现场看一遍,还真是和看书的时候又有大不一样的感觉。
思绪间,宇文玥已经走到了千婷面前,“贵妃娘娘说得是真的?”
血魔
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宇文玥的嗓音甚至都是抖的,猛然知道自己的母亲其实是被父亲弄死的,还将这件事一直栽赃到了外祖家头上,这叫宇文玥实在有些不能接受。
千婷却还是笑得一副千娇百媚的模样,勾人的狐狸眼中却盛满了恶意。
那眼神仿佛淬了毒,看着宇文玥的时候,却叫人觉得她眼睛里其实并没有面前这个人。
这样的眼神是可怕的,是未知的,更是叫人能心生恐惧的。
宇文玥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到底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从小因着嫡女又有天赋的缘故被娇宠着长大,哪里受得住千婷这老家伙这样的凝视。
“你说呢?我的好女儿~”
嗓音绵软,尾音仿佛带着钩子,叫人听得便脸红心跳,沈佑看着一脸媚态的千婷有些疑惑,这真的是千机阁的分阁主,而不是什么合欢宗的在逃徒弟吗?
正殿之中一时间寂静极了,沈佑扭头和梅影悄声问着自己的疑惑,却也正是因为这一扭头的功夫,叫她错过了正殿之中叫人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千婷说完话之后,那妖媚的眼神看向了宇文玥身后,紧接着,一道匕首刺入皮肉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颤抖着声音的“抱歉了,公主。”
沈佑被这变故惊得目瞪口呆,看着宇文玥缓缓倒下,她顾不上许多,一个闪身从房梁上下来,宇文玥已经被祁子安抱在怀里。
沾了血的匕首掉落在一旁,莫兰捂着胸口躺倒在地上。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