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朝華碎笔趣-第四十三章 突然回府推薦

Blind Audrey

朝華碎
小說推薦朝華碎朝华碎
沈言轻一觉睡醒时,旁边的被褥似乎还有残留的余温,她闭眼感受了一番,门却突然被打开了,秋霜走了进来。
“起床了没啊。”
沈言轻当即向着内侧翻过身去,抱着被子嘟囔,“以后可别叫秋霜了,便叫老妈子便罢。”
秋霜当即笑着上前来,到床上来一把抓住了她,“好你个牙尖嘴利的,看我不扒你一层皮。”
沈言轻拿被子将自己死死捂着,闷闷的声音从其中传来,“你来,你来啊,来人啊!救命啊!秋霜杀人了!救命啊!”
秋霜边笑着边去闹她,沈言轻拼命躲着。
闹着闹着,便突然听见“哎哟”一声,秋霜忙将被子扒开了来,正见沈言轻闭眼捂着头,显然是撞到了脑袋,不禁边笑便去替她按着。
“活该,瞧瞧这丫头,遭了报应了吧。是这里疼吧?”
沈言轻哼哼唧唧着任她揉着,“嗯。”
就在这时,宝珠也进了来,见她们二人这般,只笑道:“我说怎么还不起身呢,这是在做什么?”
秋霜转头看了看,手上动作仍未停,笑着回她,“是她自己要闹腾,这不就遭了报应了。”
“你才遭报应呢!”
宝珠还未回话,沈言轻已是忍不住喊出口。
她二人素来便是如此,院中众人没有不习惯的,宝珠只笑道:“可别闹了,快些起身吧。”
几人收拾妥当,才至院子里头,便有外院的进来传话,说是老爷回来了。
这林昭都记不清究竟多久没回过府了,也不知这一回又是带着什么人回来的。
沈言轻不稀罕搭理,只与她们道:“老爷回来便回来,还是没必要通报小姐,不过是见上一面。”
春絮只轻笑一声,“你懂什么,老爷到底是小姐的父亲,小姐是恪守规矩的,自然不可不去见过。”
沈言轻笑道:“哦,那这院中只有你懂规矩,你是最懂规矩的,既然你这么懂规矩,那你去迎老爷吧。”
众人一听她二人又要吵起嘴来,忙要上前来拉住她二人,那外院传话的却道:“老爷是被抬回来的。”
几人齐齐对视,好家伙,这次倒是不同寻常了。
灼灼琉璃夏之我的控梦男友
春絮当即睨了沈言轻一眼,当即进了屋内。
沈言轻也跟着进了去,听得春絮回林知寒话。
林知寒听完,又见着沈言轻站在一旁,当即站起身来,“你们留下吧,言轻,随我来。”
沈言轻对着春絮翻了个白眼,故意上前扶着林知寒出了院子去。
待走至园子里,林知寒才突然道:“和她置气做什么。”
沈言轻只道:“没什么,是她自己令人心烦,也不知道璟娘你喜欢她什么,还留着贴身伺候。”
静默了片刻,林知寒才道:“春絮,本性不坏,你没注意过,她其实很是细致贴心。”
沈言轻只能应了一声,心里头自然还是不赞同的。
过了好一会儿,她又好奇道:“怎么这几日不见阿胥。”
林知寒道:“他在暗处。”
沈言轻眨巴眨巴眼,“他又变成暗卫了?”
林知寒只道:“在暗处,才可以更方便地让视野清晰。”
两人一路很快便到了林昭的院子,他这院子极少住,所以一切陈设均非常简单。
到了房外,林知寒便问常年跟着林昭的小厮,林昭此行究竟是出了何事。
那小厮回道,不过就是如从前一般四处游山玩水,顺便欣赏美色,结果突然有一天却晕倒过去,随行侍卫与小厮心急如焚,忙请了大夫来看,却没有解决之法。
结果林昭却自己醒了过来,着实令人费解,不知缘由,在之后的日子也看着一切如常,便未有人放在心上。
谁能想到,在这之后,林昭又陆陆续续地晕了两回,直至这一次,林昭晕了两天都没醒来,一行人急急忙忙,快马加鞭赶回了林府。
林知寒略抬高了音量,“去让琨玉通知陆大夫。”
当即便和沈言轻进了屋内。
林昭正闭目躺在床上,面上瞧去并无异常。
林知寒上前两步,看着他没有言语。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静静地与自己的父亲共处一室,虽然她如今已知晓了他并不是自己的生父,但到底还是心情复杂。
林昭虽年纪日渐大了,但仍能看出年轻的时候多么丰神俊朗,这些年来频频流连花丛之中,面上但并无多少颓靡之气。
沈言轻看着静默的林知寒,大概猜出她内心所想,也没有言语。
一直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法子,林知寒让人去外头请梧州最好的大夫,站在院中等了片刻,那大夫便被请了过来。
那大夫一进来便见位鬟雾云鬓的美人儿立于房门外,只垂了眼不太敢看,旁边有小厮提醒他,“这是我们林府的大小姐,里头的是我们老爷,你见过一见便进去吧。”
那大夫上前颔首示意了一番,便听得林知寒道:“劳烦大夫了,若能治好,我林府必定不会亏待大夫的。”
那大夫却连连摆手,“林小姐不必如此说,向来医者仁心,王某只得王某该得的。”
听他如此说,林知寒的眼里登时带了几分赞赏之色,“有劳大夫了。”
那大夫当即进了房内去。
沈言轻看了林知寒一眼,不明她眼中是包含着怎样的情绪。
过了许久,那大夫当即出了来,只与林知寒道:“林老爷的脉着实奇怪得很,倒不似一般病症,更像是中了某种毒一般,而且已深藏于体内,我为林老爷开一副方子,应当可以暂时缓解一二。”
林知寒及时捕捉到他话的重点,“只可缓解,没有解毒之法?”
大夫轻摇摇头,“老朽行医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毒,着实奇怪得很,也希望我这药能有用,可缓解。”
所以意思就是说,还不一定可以缓解。
林知寒命人请走了大夫,又让下人依着他的方子去抓药煎了,方去林昭房中看了一眼,见着还是如之前一般。
就在这时,外头又有人来回话,“小姐,群芳阁的姨娘们来了,说要探望老爷呢。”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