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空間:我靠美食養崽盤攝政王-第371章 不能讓你眼淚汪汪的委屈啊看書

Blind Audrey

空間:我靠美食養崽盤攝政王
小說推薦空間:我靠美食養崽盤攝政王空间:我靠美食养崽盘摄政王
等秦晚词醒了之后,莫予书才把杨齐宁的事儿详细的说了。
一想到,就是这么一只老鼠在背后搅动风雨,导致团团圆圆的娘亲难产,秦晚词就气得牙痒痒。
“真的就这么放过他?”
虽然知道,把这么个玩意儿放回去内斗消耗去,对大局是好,可是秦晚词觉得,就是不舒坦。
“那不行,太亏了,大局是大局,咱们小惩大诫一下,可以吧?”
莫予书点头:“其实我也手痒。”
而这时候,铉舞走了进来:“主子,殿下,铉一刚刚禀告,说,得手了。”
后院是女眷居住的地方,就是铉一这种被信重的贴身护卫,也进不来的啊!
如今后院主管的就是铉舞,前院的大管家就是黄二。
铉舞还曾经调侃过,就因为嫁了人,她从貌美如花的铉舞大丫鬟,变成了铉舞嬷嬷。
总感觉,被偷走了几年的时光。
秦晚词听了,还笑道:“如花的话,你得挖着鼻孔走路。”
这个梗,铉舞至今不明白,但是也不敢问,生怕秦晚词真的让她做那么不雅的事儿。
当然,估计是不会的,她一个贴身伺候的,那个样子,最先受不了的就是秦晚词这个主子了。
所以,铉舞进来禀告之后,秦晚词就有些疑惑,看着莫予书:“你做了什么?”
“就……趁他吃饭的时候,偷偷加了点儿作料,天启亲自跟着的,看样子得手了。”
秦晚词恨不得拍大腿:“哎呀,我还想配个药,让天启给他呢。”
说完了,压低了声音:“秋天的时候,空间,四级了……那会儿我想给几个还配解药,娘亲拦住了,不想让我鼓捣,如今出了月子了,我觉得,这个事儿可以做了。”
秋季,估计是其他国家带回去的种子,已经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导致空间的灵气瞬间突破瓶颈,到了四季。
莫予书凝思,拿出两张药方:“这是杨齐宁留下的。”
秦晚词看了一眼,摇摇头,让贴身伺候着的侍女拿来了笔墨纸砚,在桌子上也写了个药方。
两份药方对比了一下,里面的标记的剂量是不同的。
“用谁的?”秦晚词轻声。
黎莫陌 小说
“当然你的。”莫予书笃定,“我们都相信你。”
说着,顺手就把杨齐宁的那份儿撕掉了。
秦晚词大惊,气得就轻轻蹬了莫予书一脚:“这是谁家的败家夫君,你撕了干嘛,拿来给我对比一下啊!”
莫予书笑着躲了:“你家的啊,下手轻点儿啊,疼……”
“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用力……”
秦晚词气的嘟囔,然后拿着纸笔把杨齐宁的药方又写了下来,吹干了墨迹,仔细看着:“还好我记住了,不然对比都没法对比!”
莫予书假装厚着脸皮凑了过去:“里面有几位药材不同,杨齐宁那里的是楚国皇室的一些秘药,剂量也大了一些。”
自从秋季空间升级,秦晚词哪怕没有研究那些药材,但是却一直再琢磨这两份药方。
所以一眼就看出了区别:“杨齐宁这个药方,就是药方。”
看似是一句废话,莫予书却听懂了:“大夫配药,看的是病患的身体状况,然后在药方上进行增改。”
秦晚词点头:“杨齐宁会医术?”
“不精通。”
那就是不太会了。
“那他估计是没敢坑你,开始下药是分批,如今是直接把药方背给你,但是用他的药方拔毒,团团圆圆的身体,估计就毁了。”
秦晚词念叨,然后和莫予书一起去了内院旁边儿的药房。
这件事儿很重要,他们绝不可能假手于任何人。
药材都放在空间的小库房里,准备的妥妥的,秦晚词先把灵泉水引了出来,然后把药材交给了莫予书。
“空间的药材,药性要更强一些,配制的时候,还是要按照比例减少分量。”
炮制药材不是个容易的事儿,又累又枯燥,莫予书都亲自做了,让秦晚词尽量能休息一会儿。
就连午膳和晚膳都是在送进药房里面吃的。
铉舞和铉玖就一直在外面守着。
等到最后的步骤,秦晚词配制好比例,熬制的时候,两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
等到看到里面真的出现了药香味,带着苦味和涩味,但是却并不难闻,还隐约带着一丝异香的一碗药的时候,两人才知道:成功了。
“这份药要是成功了,那满满的就简单了。”秦晚词感叹,低头就想尝尝这个药的味道。
毕竟,团团圆圆的从下被下的毒,是侵蚀身体,导致体弱,最后会缠绵病榻,根本活不长,还不容易查出来的药物。
一般只会以为是双生子娘胎里就带来的弱症。
然后被莫予书直接拍了下手,然后把她拉到了后面:“药你也敢乱吃。”
???
曾经,她各种药物都是当糖豆当饭吃的好么。
这具身体,被灵泉水滋养的,那是完全没问题,她才敢的。
“你敢打我?”秦晚词假装气愤。
“一会儿你打回来。”
莫予书拿勺子浅浅的尝了一口,药材的搭配和咬合没有问题:“明天给孩子们告个假,今晚拔毒吧。”
然后转头看着秦晚词,只见秦晚词原本的喜悦瞬间变得委屈和不可置信:“你竟然敢打我?”
莫予书:……
他就拍了一下手……
但是认命的伸手:“娘子打回来。”
但是,解释,他还是要解释的。
“我那不是打你,我就是,着急,怕你真的吃药,你还在哺乳期呢,体质弱……”
她是那么不顾身体的人么,她是笃定才敢的啊……
何况,这两天,孩子不喝奶的啊……
于是,继续眼泪汪汪:“你敢打我……”
莫予书无奈了,虽然知道自家娘子“戏精”附体,在演呢,但是那眼泪汪汪的样子,还是戳到了他。
上前就把秦晚词揽进了怀里,“你打回来,我让你打一辈子。”
谁知道,秦晚词抓着他胸前的衣服闷声就笑了起来:“我刚刚低头,是打了个哈欠,所以眼泪才出来,你没看见啊……”
说实话,看见了……
那又如何,他不能看着娘子眼泪汪汪的和他委屈啊!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