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線上看-第九百六十三章:陸晨:別纏我身子!相伴

Blind Audrey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小說推薦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黑衣男子沉默片刻,他得承认,他确实有想过在紫衣女子唤出龙胎的一瞬间,直接出手将其湮灭。
少许后,他也施展了秘术,加持在了自己这道残存的杀念上,若是违背誓言, 这道杀念将会直接消失。
待黑衣男子发完誓后,紫衣女子才开始施法,顿时星河扭转,地面上的真龙遗骸喷涌出生机冲向日月星辰,整片世界都在轰鸣。
与此同时,星盟势力范围内,天地胎盘前,异像频现, 有诸多龙影在星空内沉浮。
漆黑光团看到这一幕,神情激动的不能自已,“真龙亲子要出世了!”
星盟内的其他至强者,看着这壮观的一幕,也是心绪激荡,纷纷扫视着其他人,这些都是对手。
真龙遗骸很好分配,只要大家将其拆解就好了,这是早就谈好的事情。
但真龙亲子只有一个,无论是捕捉回去培养, 还是将其拆解消化其血脉之力, 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至于和漆黑光团早先说好的事?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实力为尊,如今他们星盟的强者更多,一旦尘埃落定, 他们又怎么会跟一个陌生人分享最珍贵的宝藏?
关于真龙亲子,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相让。
真龙遗迹的山谷内,在恢弘的金光下,一道神桥降临,上面托着一枚丈许高的龙蛋。
这枚龙蛋周围有着金色的触须影子,与天地勾连,汲取着这片世界内的生机养分,那些触须连接着虚空,似乎还和另一片天地相连,贪婪的汲取一切能量。
金色的龙蛋上面有着一道道精美的纹路,那是天然形成的,近乎于道,大道的气息在上面流转,内部隐隐透着令人惊悚的生机能量。
陆晨惊讶的看着这枚龙蛋,又看向紫衣女子,没想到真龙居然真的是卵生的?
但这龙蛋吞噬生机的方式,与天地的联系,又像是胎生的成长形式。
“小公子,释放你的气血,逼出一滴精血,滴在上面,用我教你的秘法引导。”
紫衣女子开口提醒道,唤回了陆晨的神。
陆晨走上前去,按照她说的方式进行秘法运转,精血滴在龙蛋上, 顿时上面的金光变得更加璀璨了。
咚——咚——咚——咚—咚—咚—
心脏的跳动声开始出现,死寂了六百万年的龙胎开始苏醒,那心跳声越来越快,像是有一面大鼓在敲动,强大的血脉之力,让它还未出世就已经拥有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力量。
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裂纹在蛋壳上开始蔓延,紫衣女子看着这一幕,嘴角勾起了慈祥的笑。
那笑容中,还带有一丝复杂,她又看了眼陆晨,将那份复杂深埋。
黑衣男子看着龙胎孵化,慢慢闭目,像是不想见证这种事情。
终于,在龙蛋上的裂纹弥补到一定程度时,外面的壳子化为浓郁的金色雾气,向内开始收敛。
当金色光辉敛去,陆晨看清了里面的生灵。
长九尺,四肢而五爪,尽管年幼,龙头却以颇具威仪,一双龙角看起来如荷包一般,还未生长,其身上的每一片鳞片都像是艺术品一般瑰丽,散发着迷人的金芒,贵不可言。
陆晨的手正放在这只金色幼龙的头顶,而金色幼龙也睁开了双目,某种带着迷茫,像是每一個初生的生命都有的困惑。
金色幼龙张了张嘴,发出一声奶声奶气的龙吟声,和陆晨大眼瞪小眼。
陆晨观察着这只幼龙,不知是不是年代太过久远,这些年来紫衣女子又一直偷偷向其灌注生机的缘故,幼龙在胎中的营养似乎……有些过剩了。
尽管整体威严,天生的气质摆在那里,但它好像有点……肥胖。
一共九尺长的身子,中央最粗的地方,就达到了四尺……
陆晨抬头看向紫衣女子,却只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慈爱和欣喜,似乎并不感觉自己的孩子模样十分不美观。
陆晨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但他感觉自己的手掌在被顶,这只金龙居然跟小狗一样在蹭他的手掌。
“我答应的事做到了,该你了。”
此时黑衣男子开口道,并不看陆晨与幼龙。
“本座办事从不食言。”
紫衣女子收回目光,转身飞向真龙遗骸,融入其中。
下一刹,在陆晨心痛的目光中,真龙遗骸整个开始从外围羽化,大片浓郁的生机能量冲向星河,在星河的顶部,还出现了一个空洞,勾连着外面的天地。
“前辈,能否留一点血脉,我有些朋友很是敬仰真龙一族啊!”
陆晨大喊道。
黑衣男子瞪了一眼陆晨,让他有些悻悻然,他小心道:“老祖,别那么多偏见嘛,我还有朋友也有真龙血脉,这趟就是帮她跑的。”
陆晨也不知紫衣女子有没有听到他的话,那庞然无边的龙躯溃散的速度极快,曾经不知花了多少年吞噬宇宙星空得来的至高龙躯,如今才反馈着天地。
短短两个时辰,这巨大的龙躯便消失了,被紫衣女子以秘术,从这处遗迹的各个出口引导向外界的天地。
此时外面星盟的人已经完全懵逼了,他们正在被强大的生机灵潮冲刷。
连身形都站不稳,要知道他们可是星宙级强者!
看着灵潮的规模,像是要席卷整片宇宙,可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爆发出如此规模的生机灵潮。
漆黑光团最先意识到不对,“这……这是真龙龙躯的力量,有人将祂散去了!?”
它不敢相信,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难道是真龙的杀念败北了?
可即便是她败北了,那位神祇的杀念应当也没有能力散去真龙遗骸才对。
是她自愿的!?
这怎么可能!?她是那么的固执!
漆黑光团又看向天地胎盘,如今天地胎盘已经停止了运转,它陷入了沉思。
而在真龙遗迹内,紫衣女子重新归来,手中悬浮着一块儿金光弥漫的龙骨,甩给了陆晨,“只留了这些,对于杂种来说够用了。”
陆晨无言,只是在想,给夏弥的时候,还是不要说过程比较好。
黑衣男子并未发话,反正真龙遗骸已经散去了,留下一点倒不是大事,满足后辈一点小要求而已。
陆晨这会儿心情好了起来,真龙的血统物品到手,还领到了一只移动的血脉提取器,看样子也能离开了,此行可谓是收获颇丰。
他陪着笑凑到黑衣男子身边,“老祖,晚辈还有些事想请教您。”
“说。”
黑衣男子淡淡道。
“晚辈一直疑惑,咱们秘血,哦,就是神血拥有者,为什么会被诅咒?导致十分短命?”
陆晨问出一直以来的困惑,这位可是自己见到的第一位秘血神祇,对方说不定就是源头呢。
只是他也不太敢肯定,虽然他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觉得和自己在幻象中看到的那些场景不同。
黑衣男子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陆晨,“看来你见过那些幻象,不要去追寻了,没什么好处。”
陆晨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他有些不甘心,“老祖,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
可不曾想,黑衣男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是被诅咒的人,所以才没留下子嗣。”
紫衣女子在一旁出声嘲讽,“还不是坏事做尽,才被永世诅咒。”
黑衣男子一言不发,他只知道自己这一族一直在赎罪。
“时间不多了,你前往出口吧,这里随着我们的消失,将会有一次大动荡。”
黑衣男子提醒道,他的身形已经开始变得虚幻。
而紫衣女子也是一般,衣炔飘飘,可自发丝开始化为金色流光。
陆晨心中知晓,这两人一者是秘血神祇临死前打出的杀念,一者是渴求子嗣出世的执念。
如今紫衣女子心愿完成,执念将消,黑衣男子的任务也已完成,自是会消逝在天地间。
他只是可惜,没能带着自家老祖回葬神星大杀四方。
“好好修炼,你的路会比我更长。”
黑衣男子看着陆晨,目光中带着期许。
“好好活着,本……娘亲不求伱能君临星空,快乐就好。”
紫衣女子最后看了眼神情茫然的金色幼龙,消失在天地间。
两大强者随风而逝,真龙遗迹中爆发出混乱的罡风,这便是那所谓的大动荡。
因为两道杀念的对峙交手,这片空间早已被搅的混乱不堪,只是因为他们还在时将其镇住了,恐怕这罡风要持续数十万年,都不会停息。
“该走了,跟紧点。”
陆晨拍了拍金色肥龙的脑袋,血气喷涌,将罡风撑开。
见金色幼龙盯着紫衣女子消失的地方不动,陆晨心中叹息,看来无论那紫衣女子生前何等强大霸道,到最后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母亲。
她或许本想嘱咐幼龙该如何修炼称霸星河,可最后又只希望它开开心心。
“能听懂我说话吗?”
陆晨又喊道,想起这家伙不过是刚刚出生而已,不一定听得懂人话。
金色幼龙没有反应,只是蹭了蹭陆晨的衣衫。
“怎么跟个狗似的,你是不是龙啊?”
陆晨无语,不过好在这小家伙像是知道要跟着自己。
金色幼龙听不太懂陆晨的意思,还以为陆晨是在夸它,一双水灵灵的龙眼中放着金光,又蹭了蹭陆晨的脸。
陆晨将其扒拉到一边,“跟紧我,我们先出去。”
说着,他山谷出口处飞去,千雪几人还在那边等自己。
一线天的终点,当千雪看到陆晨飞回来时,神情一喜。
而其他几人见到陆晨背后紧紧跟着的那条金色小龙,心中更是震惊。
这是把真龙老巢全部抄完了,最后还带了小的!?
“来不及解释了,我们先出去!”
陆晨发现这片空间内的罡风越来越猛烈,即便以他的实力也有些难以抵挡了。
金色幼龙倒是一幅很欢快的样子,它在陆晨后面摇摇晃晃的飞着,似乎还不太熟练,慢慢感受到了飞行的快乐后,还在空中打转儿,翻出各种花样来。
全能棄少 小說
看的陆晨气的不行,他发的誓言可是要保护好这只龙崽子,但这家伙总掉队,险些被罡风卷走。
所谓尽心,是个模糊的词汇,范围也很广,他要是内心敷衍的话,也会受到天道的惩罚。
无奈,他只能折返,伸手抓住金龙幼崽的脖颈,奇特的是,这家伙麟甲看起来很硬,实际上肉还是捏的动的,由于其过于肥胖,陆晨一把就抓住了后颈肉,将其提了起来。
他脚踩行字秘,开始朝一线天外狂奔,千雪则是施展鲲鹏法,带着其他几人。
“陆兄,你太牛逼了!连真龙崽子都叫你找着了!”
林山河在路上嘴不停,对着真龙幼崽左看右看,看的小金龙有些不自在,整个身躯盘在了陆晨身上,让陆晨好不膈应,像是被蛇缠上了一样。
“它好像把你当爸爸了。”
墨雨笑着说道。
“闭嘴,我可不是它爹。”
陆晨反驳道,这可是他在龙族世界内一直被昂热等人担忧的事情,怕自己生个龙崽子。
他心中也困惑,怎么感觉这小家伙和老祖说的不一样啊,看起来蠢蠢的,一点也不凶残。
而且也太亲人了吧,怎么就黏上自己了呢,还是说是因为它也被加了道誓的缘故,本能的要跟紧我?
陆晨一行人飞奔跑下登龙梯,冲向来时的入口,因为路上的杀阵他们都已经摸清,返程的路很快。
来到这处遗迹最初的入口后,陆晨再次施展斗字秘演化那种秘术开门,在门扉不稳定的时候,小金龙十分灵性的上前吐了口气,门便定了下来。
可门外场景呈现后,他们又是一阵头皮发麻,那些黑色物质还在!
看了眼身后席卷而来的毁灭罡风,前有狼后有虎,陆晨道:“千雪,用那件东西!”
千雪毫不迟疑,她早就准备好了,直接启动那份坐标定在葬神星附近的不朽级传送道具。
传送阵自她脚下浮现,陆晨几人连忙站了上去,陆晨抓紧小金龙,“你可别乱跑,留在这里是要被怪物吃掉的。”
他指的怪物,自然是外围遗迹内的那黑色不详存在。
就在传送阵启动的一霎,整片空间再次震颤,千雪神情一变,“遭了,这片空间动荡影响了坐标,位置不确定了。”
陆晨脸有些发黑,“什么意思?变随机传送了!?”
“听天由命吧,先离开这里,别传送进什么绝地就成。”
千雪秀眉微皱,看着袭来的罡风,激活了传送。
几人的身影消失在遗迹内,只剩虚空中一双眸子,莫名的凝视着几人消失的地方。
当陆晨几人在失重感过后,走出传送门扉,就感受到了天地间灵潮的冲刷。
星河内弥漫着浩荡的金光,那是真龙遗骸的生机在重归天地,在最初生机释放的地方,那些生命源地无疑会获得最大的好处。
陆晨还未来得及欣喜,开心他们没有传送进生命禁地之类的地方,就意识到了不对。
他感知到背后有一道巨大的阴影,那阴影的模样他有些熟悉。
而在不远处,他看到了二十多位伫立在星河中,吸收着灵潮生机力量的身影。
“焯!”
陆晨绷不住了,他早知道自己运气不好,但也不至于就传送在门口吧!?
林山河有些心情复杂的开口,“那是星盟的人。”
星盟的一众至强者看到陆晨等人,一道道目光火辣辣,尤其是看向陆晨身上缠着的金色幼龙,星空内的氛围变得凝重起来。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