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七百三十八章不負苦心人分享

Blind Audrey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之安很直接,上来直接就询问了青莲阿母的身体情况。
柳明志听到自己老头子的问题,神色低沉的摇了摇头。
“不太妙,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什么?”
柳之安忽的眉头一凝,立即转头轻瞄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跟柳夫人他们彼此寒暄的青莲,伸手扯着柳大少的衣袖朝着院落里的角落走了过去。
“这,亲家母的身体已经严重到如此地步了吗?”
“嗯。”
“连赛老头都没有办法了?他的医术如何老夫可是知道的啊!”
柳明志看着柳之安紧皱的眉头, 抬手揉着额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赛老说了,阿母她老人家现在的情况不是病症造成的,而是命数如此。
命数如此,赛老的医术就是在高明,也是回天乏术了。
我猜想,阿母她老人家能够撑到现在,一方面可能是因为赛老他们用各种名贵药材吊着生机。
另一方面,可能是她老人家在等着瑟琳娜和尘宇他们娘俩的到来吧。”
柳之安听到儿子的解释之后, 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端着手里的旱烟袋一口接一口的抽着,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惆怅之意。
良久以后,柳之安放下手里的旱烟闷咳了几声。
“唉,亲家母的身体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那么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生老病死乃是亘古不变的规律,咱们就算有心想要做些什么,却也是无能为力了。
莲儿这丫头那边情况如何?她看出来亲家母的真正情况了吗?”
柳明志眉头微微皱起,眼前浮现起昨天夜里青莲的模样,看着柳之安默默的颔首示意了一下。
“应该看出来了。”
“什么叫做应该看出来了?”
“莲儿她并没有明说什么,可是从她的神色变化上,我想她的心里应该已经清楚阿母的真正情况了。
我担心提及了这些问题后会再次增加她心里的压力,于是在这方面的话题上面一直是能避则避。”
柳之安神色了然的点点头,俯身磕出了烟锅里的烟丝。
“莲儿这丫头她看出来也好,没有看出来也罢。
总之,这段日子里你一定要多多注意这丫头的情况, 千万别让她因为伤心过度的缘故, 身体再出了什么症状。”
“知道,关于这点我早就考虑到了。”
“那就先这样说了,该去看望看望亲家母了,你去喊你的娘亲吧。”
柳明志微微颔首,疾步朝着柳夫人他们一众人走了过去。
“好,我这就过去。”
“娘亲。”
正在安慰着青莲情绪的柳夫人,听到儿子的说话声,直接牵着儿媳妇的手腕迎了上去。
“志儿。”
“娘亲,老头子让我来喊你一声,该去看望看望阿母她老人家了。”
“好,为娘知道了。”
“明礼,萱儿,明杰。”
“孩儿在。”
“拿着礼盒,一起去看望你们的伯母。”
“知道了娘亲。”
“莲儿,韵儿,你们姐妹先给老头子还有娘亲他们引路,为夫这边交代柳松一点事情就过去了。”
“嗯,妾身姐妹知道了。”
“娘亲,两位叔叔, 小妹, 这边来。”
柳夫人目光慈祥的点了点托,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跟在青莲她们姐妹几人的身后一路直奔远处的竹屋而去。
柳明志看到柳夫人她们走远了之后,转身给柳松招手示意了一下,疾步朝着寨门外走去。
“柳松。”
“是,小的来了。”
主仆两人走到寨门外后,柳松神色疑惑的朝着柳明志看了过去。
“少爷,伱有什么吩咐?”
“柳松,你现在马上骑马奔赴三十里左右,看看能不能见到嫣儿她们的车架。
若是能够见到的话,就催促她们快一点赶路,若是见不到的话,立即折返回来。”
“是,小的遵命。”
柳松行了一礼后,转身便朝着马厩的位置疾跑而去。
“等一下。”
“少爷?还有什么事情?”
柳明志抬手朝着竹屋的方向指了指:“把马牵出去半里地以后再上马,尽量不要让莲儿听到了马蹄声,少爷我担心她会胡思乱想的。”
柳松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是,小的明白了,少爷你先回去吧。”
柳明志点头示意了一下,动身朝着青莲阿母居住的院落赶了过去。
竹屋外面,柳之安停下脚步调整了一下自己神色,面带笑容的看向了一旁的柳夫人,柳明礼他们兄姐弟三人。
“夫人,都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全部都高兴一点。
亲家母现在还好好的呢,这就是值得高兴的大喜事一件。”
柳夫人他们听到柳之安的交代,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轻轻地呼吸了几下,脸上纷纷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青莲她们姐妹等人自然也明白柳之安的用意和苦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俏脸上面亦是展露出了盈盈笑颜。
柳之安轻笑着点点头,一马当先的走进了竹屋里面。
“哈哈哈,亲家母,老弟我携带一众家眷来看望你了。”
柳之安刚一走进了竹屋之中,便直接爽朗的大笑了几声,满面笑容的打起了招呼。
“亲家母,妹子也来看你了,没打扰你休息吧?”
青莲的阿母听到柳之安夫妇打招呼的话语后,浑浊的双眸闪过一丝激动之色,手臂按在床沿上就要挣扎着坐起来。
柳夫人看到青莲阿母吃力的模样,急忙朝着床榻走去,伸出保养的极好的双手一把搀扶在了青莲阿母的手臂上面。
“亲家母,慢一点,慢一点。”
青莲的阿母在柳夫人的帮助下,轻轻地倚靠在身后的靠枕上面。
“亲家公,亲家母,你们怎么来了?
快请坐,快请坐。”
“好好好,那老弟就不客气了。”
“莲丫头。”
“阿母。”
“快,快,快去给你爹娘他们二老倒茶。”
“是,莲儿这就去倒茶。”
“爹,喝茶,娘亲,喝茶。”
隨身空間種田:悠閒小農女 小說
“好好,你也坐吧。”
柳之安浅尝了一口茶水后,乐呵呵的朝着青莲的阿母看去。
“亲家母,咱们多年不见了,一切都还安好吗?”
青莲的阿母轻轻地叹了口气,转头朝着坐在床榻斜对面的青莲看去,浑浊的双眼之中充满了心疼之意。
“亲家公,老了,已经不中用了。
不但不中用了,还净给孩子们添麻烦。”
柳夫人听出了青莲阿母语气中的伤感之意,急忙放下了手里的茶水。
“亲家母,你可千万别这么说。
咱们姐妹两个那么多年没有见面了,妹子我看你跟以前相比,没有什么两样。
你不老,一点都不老。”
青莲的阿母苦笑了几声,吃力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掌。
柳夫人见状,立即起身坐到床榻上面。
吾皇巴扎黑
青莲的阿母用颤巍巍的手掌抓住了柳夫人的手背,目光苦涩的摇了摇头。
“亲家母,你就不用宽慰老身了,老身的身子骨怎么样,我心里清楚的很。
你呀,就别说好听的逗握开心了。”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亲家母,别乱想,别乱想,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亲家母。”
“哎。”
“亲家公。”
“亲家母,老弟在呢。”
“老身又给你们添麻烦了,江南距离蜀地苗疆那么远,你们夫妇俩一路赶来,真是辛苦你们了。”
柳之安径直起身走到床头,看着青莲阿母愧疚的神色,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
“亲家母,你说这些就见外了。
你是志儿这孩子的岳母大人,老弟还有夫人是莲儿这丫头的公公,婆婆。
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之间哪有什么添麻烦不添麻烦的。
再说了,老弟我为了给下面的孩子们积攒上一份家业,辛苦了大半辈子,早就想带着夫人她好好的去散散心了。
此次来蜀地看望你,不但让老弟与夫人散心了,还让我们夫妇俩有机会欣赏欣赏咱们蜀地的山川美景。
这都是托了亲家母你的福气呀!”
青莲的阿母看着柳之安真挚的神色,不由得哑然失笑了几声。
“亲家公啊,你这张嘴可真是太能说了,老身我实在是说不过你呀。”
“亲家母,你也知道老弟我是以商业起的家,经商一道讲究的就是一个口齿伶俐,八面玲珑。
老弟我若是没有这点口才,又怎么能够为下面的孩子们积攒下来这么一大份家业呢?
这可是你老弟我的看家本领啊!”
柳夫人听到柳之安毫不谦虚的自夸之言,没好气的朝着他瞪了一眼。
柳之安察觉到夫人没好气的目光,抬起手手掌扣了几下鼻尖,目光隐晦的给柳夫人使了一个眼色。
柳夫人先是愣了一下,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自家老爷这是让自己岔开话题,不要继续在伤寒的话题上面深聊下去呀。
夫妻之间相处几十年了,她自然了解柳之安的性格。
仅仅只是一個眼神,她便已经明白柳之安想要表达的意思了。
柳夫人给了柳之安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抬眸瞪着柳之安轻啐一声。
“老东西,当着亲家母的面,你就不能含蓄一点吗?
都已经几十岁的人了,还如此恬不知耻的吹嘘自己,你还要不要那张老脸了?”
“夫人,你这话说的就没道理了,老夫这怎么能是在亲家母面前吹嘘自己呢?老夫我说的明明都是实话呀。”
“是,是实话没错,可是你也用不着在亲家母的面前吹嘘自己呀?
你有什么好吹嘘的?跟亲家母显摆你有多少家业吗?”
“哎呦喂,夫人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老夫我只是跟亲家母说一下自己口才不错,什么时候显摆自己了?”
齐韵他们一众人看着莫名其毛的就吵了起来的夫妇两人,神色皆是愕然不已。
这?这是什么情况呀?
好端端的说着话,怎么说吵起来就吵起来了呢?
齐韵她们神色纠结的对视了一眼,不知道现在该不该上前劝架。
青莲的阿母看着斗嘴不停的老两口,苦笑的摇了摇头,抬手拍了拍柳夫人的手背。
“亲家公,亲家母,你们都互相退让一步。
俗话说的好,夫妻吵架那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看在老身的薄面上,都少说一句,都少说一句。”
锦绣医途之农女倾城 姒情
柳夫人瞪着柳之安娇哼了一声,转头看着青莲的阿母露出了笑容。
“姐姐,这个老东西太气人了。”
“哎,再气人,你也跟着老夫几十年了。
老夫我气了你几十年了,你不一样不舍得离开老夫吗?”
“老东西,谁不舍的离开你了,谁不舍的离开你了。
明天咱们就在志儿这位皇帝儿子的见证下和离去,你敢不敢?”
“嘿,夫人你说这话就过……”
“亲家公。”
“老弟在呢。”
“亲家公,你就少说两句吧。”
“是是是,老弟听亲家母的,老弟我就看在亲家母你的面子上,不跟这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
柳夫人白了柳之安一眼,也没有继续再说什么。
齐韵他们看到青莲阿母一脸无奈,精神气明显好了许多的模样,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青莲轻轻地吁了口气,看着柳之安夫妇两人的目光充满了感激之情,感动之意。
她自然也看出来了,自己的公公婆婆他们二老是在故意争吵起来,借此来转移开先前的那些沉重的话题。
青莲的阿母刚想要反过来宽慰柳夫人几句之时,房外忽然传来了柳大少有些兴奋的声音。
“瑟琳娜,这就是你外婆的房间了,快带着尘宇进去拜见她老人家。”
“是,爹爹。”
“咿呀,咿呀。”
柳乘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急忙朝着竹屋跑去。
请欺负我吧,恶役小姐!
柳之安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眼中纷纷闪过一抹激动之意。
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是赶到了。
“爹。”
“嫣姨娘,灵依姨娘,你们终于到了,孩儿有礼了。”
三公主她们面带疲倦之色的摆了摆手,伸手将柳乘风搀扶了起来。
“好孩子,快起来。”
“谢诸位姨母。”
“妾身见过夫君。”
“娘子,快起来,快起来。”
“哎,谢谢夫君。”
柳乘风看着瑟琳娜的俏脸上,那跟自己的诸位姨娘一样的疲倦之色,眼中露出了心疼之意。
“好娘子,辛苦你了,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这都是妾身应该做的。
要说辛苦,诸位姨娘们才是真的辛苦,一路上都是她们在照顾妾身。”
柳乘风听到瑟琳娜的话语,扑通一声跪在了三公主,薛碧竹她们姐妹几人的身前。
“孩儿多谢诸位姨娘。”
“傻孩子,快起来,快起来。”
“谢诸位姨娘。”
柳明志拍了拍柳乘风的肩膀,抬手指了指内室的位置。
“乘风,快带着瑟琳娜还有尘宇去拜见你的外婆吧。”
“孩儿遵命。”
“娘子,快来跟为夫拜见外婆他老人家。”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