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火熱都市小说 武神魔心 愛下-第九十五章 再戰蒼煞尊者,怒淵鑒賞

Blind Audrey

武神魔心
小說推薦武神魔心武神魔心
天昏地暗,电闪雷鸣,冲荡着浓厚的压抑与恐怖,为彻底解决小武这个潜力股,单独开辟千丈侧位空间,倒也是煞费苦心。
从打不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到能动手,就别吵吵。
逃避不是男人的选择,既然对手追杀锲而不舍,干就对了!
神墓 辰东
灵气包裹,小武身形跃起,暴轰而出。通神塔内,仅是怒渊的一个分身,而眼前是怒渊的本尊。完全不是暴冥之流可比,况且能够凝聚分身传送至别处,怒渊的修为显然远超小武。
二族同时出手,势必拖住紫金虎府,没有任何外援,小武只有打起十二分精神,独自面对。
“出什么事了?”侧位空间外,火急火燎赶来的涅毓,还没进门,声先至。
“你不觉得过于安静吗?”坤阔道。
“安静?”涅毓被问的一头雾水:“刚才紫金飞旋里的动静比洞房花烛夜的动静都大,哪来的安静?”
“不对。”坤阔摇摇头;“到现在为止,没收到任何求救的消息,小武和溱儿太顺利了,不正常。”
“哎哟,我还以为出大事了。”涅毓忍不住笑出声:“老坤,应该是紫金虎府这场劫难把你搞得草木皆兵。小武和溱儿的气息就在紫金飞旋里,大家感知的很清楚啊。说不定天助紫金虎府,就是这般顺利。”
坤阔眼神闪烁,未加反驳,直觉告诉他,紫金飞旋里绝非像涅毓说得那般简单。稍作犹豫,坤阔一指点出,空间荡起圈圈涟漪,一道强猛灵气冲天而起,笔直飞向紫金飞旋,却在极度靠近时,咔嚓一声崩碎而去。
不知何时,紫金飞旋的外圈,居然被设下了强大的隔绝屏障!
众人当即傻了眼,涅毓更是瞠目结舌,若非坤阔出手试探,到现在,众人还被蒙在鼓里。当然,身处侧位空间的小武已无心顾及其他,嘴上说干就干,可怒渊是块响当当的铁板,弄不好,真得折在侧位空间。
灵气纵横,拳风刚猛,小武临空跃起,重拳砸下。怒渊摇摇头,轻蔑一笑,兰花指弹出,血雾凝成一条弯刀形血虎,与小武攻势两相对撞。

身体落地,倒退数步,气息紊乱,小武当即脸色苍白。小武全神以待,怒渊随意出手,第一招,小武便处于下风,而怒渊安然无恙。
“你还以为我只是道分身呢。”
怒渊冷冷一笑,心神微动,嗡鸣声中,六大星脉闪亮浮现,六星大武师!
其中,第六枚星脉光泽较暗,怒渊的修为至少在六星初期。这是迄今为止,小武遇到的实力最为强劲的对手,高出小武一个阶别之多。或许小武能凭借炎皇传承,以一敌三而不死,但在此等差距面前,别说胜算,小武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怕了?”怒渊淡淡接道:“要不再想想?事实证明,站队很重要,跟谁都是混饭吃,何苦执着?”
紧盯着怒渊,小武重重呼出口气,银电游走,黑云仿佛愈发厚重,越压越近,小武的神色也愈发凝重。六星大武师远比小武想象的难对付。
“吗的,想干掉小爷?那也得崩下你几颗牙齿!”
灵气暴涌,悉数汇聚掌心,重火浮现,融合其中,带起地面黄土飞卷,雷声轰鸣,小武再次握手成拳,周遭空气瞬间被武学霸雷奔的刚猛挤爆。
“也罢,凡事不强求。既然你执意,刚好坤阔老儿也已发现紫金飞旋的异动,活着未必好受,我助你超度。”
懒得继续废话拉拢小武,怒渊眼神一寒,一声低喝,血雾蠕动,两道血红色枯爪怒抓而下,一道穿过空间,径直撕向小武身后。危险扑面而来,霸雷奔与其中一道血红枯爪正面硬撼,双双湮灭,而后,小武急忙转身,毫不犹豫,祭出隆中对,微弱的龙吟声中,急速化作一面青光圆盾,与另一道血红枯爪轰然相撞。
噗嗤
几个呼吸间,龙钟对便被轻易破去,剩余爪风余威不减,划过小武胸口。身体倒飞而出,小武当即一口鲜血喷出,胸口处已被撕出五条伤口,钻心的痛。
“哦?有意思。”
残留的血雾被重火吞噬,化作丝丝白烟。怒渊诧异地看着小武消散的攻势,龙钟对乃龙族灵宝,他当然认得。反而是重火,通神塔内第一次交手,小武能调用的还只是重火虚影,没想到,现在已经能调动真正的重火。两者的威力,显然不能同日而语。
“炎皇老儿的传承留给你也是浪费,放心,你死后,我一定替你发扬光大。”怒渊双眼放光,兰花指微微挡住红唇,阴柔的笑着,毫不掩饰内心的贪婪:“来,让我瞧瞧,还有什么手段?”
“死人妖!”
小武吐出口血水,眼中逐渐爬出猩红,看样子,准备搏命。侧位空间,独立成形,想拖延时间等待支援,不可能。输人不输阵,即便身死,那也得在世上留个凶名。
再无任何保留,小武重拳砸向地面,灵气翻滚,悉数涌出,连周围的黑暗仿佛都被逼退三分,于空中化作一道百丈大的手掌。数道重火流动,紧接汇入其中,两者合一,周遭空间当即嘎吱作响。
寂灭之手,八方造化!
能以四星大武师的实力祭出如此强大的招数,怒渊也不得不服。当然,也更加激起怒渊的杀意。攻势未至,劲风已袭卷而来,衣衫掀起,呼呼作响,怒渊缓缓收起轻蔑的笑意。
休掉絕情酷王爺
开玩笑,那可是炎皇的传承,是怒渊之辈永远抹不掉的心理阴影,若非小武修为太低,只能发挥部分威力,借怒渊一万个胆,也不敢在小武面前秀恩爱,不是,秀实力。
怒渊不是暴冥,他不傻,小武绝非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血雾尽数回流,被怒渊吸入体内,空间波动,一条血红色铁链如毒蛇游走,自空间中钻出。细看,铁链由血环相扣而成,每个血环中竟然流动着新鲜的血液,这是一条由鲜血铸造而成的血链。
哗啦的声响,随怒渊一指点下,血链如离弦之箭,毫无花俏,飞射而出,与八方造化掌轰然相撞。百丈大手之下,血链看上去微不足道,但所过之处,空间接连崩塌。劲风四溢,卷起漫天黄土。
噗嗤
难以弥补的差距,尽管小武祭出最强攻势,仍旧无济于事。仅仅几个回合,震耳的炸响声中,八方造化华掌便被血链刺穿破去,小武再也支撑不住,连喷数口鲜血,身体重重砸入地面,再也无力动弹。
凭借修为优势,完全占据上风,怒渊还是被逼退数步,气息略微浮动,血链亦被震飞,重新回到怒渊手里。
“阴魂不散的炎皇老儿!”
怒渊拍掉身上的尘土,脸色相当阴沉。炎皇之威,死而不僵,否则,灭小武比踩死只蚂蚁还要容易。所幸,小武的修为与炎皇的传承相差极远。
“后悔吗?”怒渊慢步走来,眼神冷漠,一脚踩在小武的胸前。
“废特么什么话,若有来生,小爷照样干你!”小武一口血水吐在怒渊脸上,毫无惧色。
“老实呆在武宗不香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真有来生,别再做出头鸟。”
耽美小短篇集
或许被小武的成长震撼,或许怜惜小武的潜力,怒渊眼帘低垂,莫名地摇摇头,片刻后,不再犹豫,兰花指轻弹,血链临空一个回旋,扑向小武咽喉。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