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降臨:我以一劍斬神明 起點-第八十四章:搜尋未果相伴

Blind Audrey

諸天降臨:我以一劍斬神明
小說推薦諸天降臨:我以一劍斬神明诸天降临:我以一剑斩神明
独立空间。
林中深处。
廖仙手持一把血红长刀,孤身一人行走于山林之间。
在他腰间,储存灵力值的玉牌散发着莹莹之光,彰显着廖仙这一路走来获得的不菲成果。
“无趣!”
廖仙神情孤傲,面色淡漠。
自他进入这独立空间以来,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
可一路行来,尽是些三阶灵气妖兽,根本让他提不起兴趣。
先前凌云在山脉外围弄出的动静廖仙自然也是感知到了的,但他却并没有丝毫想要去查探的意思。
甚至关于卢龙于游云这两个与他同一组别的队友,廖仙也是没有一丝想要与他们汇合的想法。
因为在廖仙看来,其实这场两院大比,古武学院只需要他一人参加就行了,其余的参赛人员,根本不配与自己同行。
“呵呵,打吧,最好能把其他的那几个废物全部都淘汰了,只我一人,便可碾压所有异能学院的垃圾!”
廖仙看了一眼山脉外围的方向,脸色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情。
“吼!”
山脉更深处,募然传来一声狂兽吼声。
廖仙闻声,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哦?终于遇到四阶灵气妖兽了?有点儿意思了!”
瞬息之间,廖仙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手持红色血刃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而就在极武学院的两院大比进行的如火如荼,局势越发引入瞩目之时。
重城西部,常家别墅之内。
常丘作为别墅主人,此刻却是身体颤抖,面色苍白地站立在大厅中央,那主位之上,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让人看不清其面容的男子带着一股令人稍感窒息的气势落座其中。
常丘看着那突然到访的陌强者,此刻心中颤动不止,因为就在几分钟前,自己花重金请来保护自身安危的两名化灵境修士就已经躺在了门外无法动弹了。
若非不知为何这神秘的黑袍男子手下留情,怕是那两名化灵境的古武修士连同自己此刻早已成为了几具冰冷的尸体了。
春閨記事 15端木景晨
大厅之内,因为黑袍男子的沉默,仿佛便是连空气都跟着凝固起来,常丘惶恐不安地低着头,额头汗水不断冒出,他也不敢率先开口。
“笃笃笃!”
蓦然,那黑袍男子手指微动,开始在身旁桌上敲击起来。
而随着黑袍男子手指每一次的落下与抬起,常丘便是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几分,慢慢地,常丘的面色开始涨红起来啊,一股强烈的窒息感自胸口传来。
常丘握着脖子,面色痛苦地倒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断,如同一条蛆虫一般在地面之上不断挣扎着。
此刻,常丘想要开口求饶,可身体之中传来的那极致的痛苦,却是让他无法开口。
十余秒之后,在常丘意识渐渐模糊,死亡的阴影将要把他彻底笼罩之时,那黑袍男子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咳咳咳,呕,咳咳咳!”
地板之上,常丘死里逃生,因生理与恐惧而产生呕吐与咳嗽之声不断。
就在常丘惊魂未定之时,主位之上,那黑袍男子有些沙哑且冰冷的声音也是第一次传了出来:
“听说,你儿子在古武学院的比赛之上被人打成了重伤?现在还没醒过来?”
常丘闻言,心中顿时一颤,脸色更加苍白,脑中顿时闪过无数个对自己来说都是极其不利的想法。
那黑袍男子端起茶杯,微微摇晃两下,而后浅尝一口,似乎是看出了常丘心中所想,轻笑两声之后,继续开口说道:
“呵呵,放心,我不是来要你全家的命的,不然门外那两个废物,也不能活到现在了,我来只是想问你,你想为你儿子报仇吗?你恨那些用你儿子当棋子互相试探的幕后之人吗?如果你想报复他们,我倒是可以帮一帮你。
但你,有这个胆量吗?”
黑袍男子的话语,如同一道恶魔的低语回荡在常丘耳边。
但常丘听完,脸上却是没敢露出丝毫愤怒的神色,反而是变得更加惊恐不安了。
常丘匍匐在地上,身体抖如筛糠,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回答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见状,隐藏在兜帽之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略感兴趣的笑意,出声说道:
“呵呵,倒是谨慎,怪不得你一个普通人能在这重城之内混到如今的地位,你若是有着修行资质,怕也能成为一个人物,放心吧,我也不是你背后的那些老东西派来试探你的,在他们眼中,你不过是只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罢了,还没有那个分量让他们如此兴师动众。”
黑袍男子话语落下,大厅之内,常丘又是沉默了许久,这才颤颤巍巍地抬起了头,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看向黑袍男子,颤声说道:
“那大人,您要如何帮我?”
黑袍男子看着常丘眼神,那恐惧之中,隐藏着一丝异样的光芒。
“哈哈哈,有意思,此次,若是你能将此事做成,我保你日后无忧,你那儿子,日后也必然成为重城之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黑袍男子放声一笑,好似对常丘显得很是满意。

半个小时之后。
黑袍男子自常家别墅走出。
兜帽的阴影之下,半张有些阴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看上去有些诡异的笑容,此人,没错,此人正是余风。
“呵呵,没想到还有一些小收获,想来家主也会喜欢?这些东西对于那些老家伙来说虽不致命,可在关键时候,也许能迫使他们做出选择?
这常丘,倒是个可用之人,可惜啊,不管事成与否,都得死了啊!”
余风看了看自己手中那一叠有些厚重的资料,而后便是消失在了常家别墅之外。
别墅之内。
常丘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面色显得无比复杂,他知道,当他刚才出声的那一刻,自己就再没回头路可走了。
自己全家的生与死,从这一刻,再不属于他们自己了。
不,或者说,从一开始,他们的性命,早就不属于自己了。
如今的这个世道,又有那个凡人能够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么?
便是那些超脱常人的修士都无法掌控自己的性命,而门外的两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极武道院。
异能学院道馆,独立空间,林中某处。
卢龙眉头皱起,出声说道:
“怎么我们在这周边寻找了如此之久也没找到胡栋?”
孟庆闻言,也是面露疑惑开口出声:
“确实有些不太对劲,这一个半小时以来,我们几人已经几乎将一阶灵气妖兽与二阶灵气妖兽活动的地盘搜寻完毕了,可为何始终没有找到胡栋或者是异能学院的E级最后一人杜国呢?
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向尘闻言,也是出声分析道:
“他们会不会是往山脉更深处去找个地方躲起来了?虽然他们有着定位玉牌能够看到我们两个组别的大概位置,可他们并不能辨别到底是敌是友,而以他们的实力,若是遇到了敌人,必定会被淘汰,所以他们为了稳妥,只能先找个地方藏起来调息,然后在凭借着定位玉牌藏在我们可能经过的地方看能否遇到队友?”
凌云听完,沉默片刻,也是出声应道:
“向尘说的也不无道理,可若是如此,他们也能在玉牌之上看到我们在这周围活动,必然知道我们在找他们,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应该也会尝试着主动来接触,虽然冒险一些,可也值得一试,但直到现在,我们都没发现那两人的一丝踪迹。”
众人说完,看向游云。
“游云,你怎么看?”
游云低头沉默片刻,而后在众人的目光下出声说道:
“我觉得你们说的都对。”
凌云,向尘,孟庆,卢龙:“……”
募然,凌云眉头一皱,看向定位玉牌,而后出声道:
“异能学院的那两个C级异能者,已经很久没动过了。”
孟庆与向尘闻言,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定位玉牌,果然,记忆中,那两个光点已经有许久未移动过了。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