瑋梅金屋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起點-第九百七十一章:大變動,西聯邦的消失鑒賞

Blind Audrey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小說推薦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陆天华也懒得去追,此行主要目的是救人,关于宇宙中的生命源地,这些古老的地方,涉及的事情很多。
他若是跑到星门的三大生命源地大开杀戒,那太过有伤天和了。
陆晨听大长老概况的解释了下,他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星盟的人做了两手准备,一边有人在等着天地胎盘这边的结果。
另一边有人前往了葬神星,想探查一下这颗神秘的古星,结果他们作死抓了武神山的秘血武者不说,还跑到止戈峰顶装逼。
最后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陆天华给打死了,只有陨仙窟主“命大”
也是陆天华搜魂时发现,陆晨原来跑到真龙星域玩了,这会儿可能正被堵在遗迹口出不来,他就留了陨仙窟主一命,想让对方带他来真龙星域。
果不其然,陨仙窟主为了活命,自然是往大本营方向跑,那么哪里强者最多呢?必然是天地胎盘前啊。
于是乎,就变成了眼下的一幕。
所谓无巧不成书,陆晨也心有感慨,自己也算难得的好运气一回,若是陆天华没有赶来,他们即便用墨雨的传送道具离开了,也可能会被星盟的人继续追杀。
这下好了,星盟的人被陆天华杀破了胆,肯定是不敢再来找自己晦气了。
“这小家伙看着还怪喜欢人,带回去当宠物养吧,别被古龙窟的那帮老古董看见就行。”
陆天华不顾小金龙的不满,伸手捏了捏它的脸。
要知道龙脸部分的骨骼和鳞片还是较硬的,但在陆天华手中,捏出各种样子,小家伙敢怒不敢言。
因为这个老人看起来好可怕……
“千雪见过前辈。”
千雪行礼道。
總裁駕到:女人,你是我的
“在雪月峰待得还习惯吗?不习惯就来武神山,让山主去说。”
大长老显然是熟悉千雪这个身份的,毕竟她是葬神星唯一的特例,不在武神山,却修炼到极高层次的秘血天骄。
“多谢前辈关心,晚辈在雪月峰一切安好。”
千雪恭敬道。
“你乐意就行。”
陆天华见千雪没有要回来的意思,也不再多言,这姑娘的事是早年薛败天和雪月峰主谈好的。
“晚辈冷月,同样来自雪月峰。”
冷月也恭敬的行礼,她一向对强者很有礼貌。
“这小子是?”
陆天华没有见过林山河,从功法气息的感知上,也想不出他是哪家的弟子。
“晚辈林山河,是……这里本土神剑宫的人。”
说起本土二字,林山河可谓是心惊胆战,方才这自葬神星而来的老者,可是把星盟的各大圣地之主,都快要给杀尽了啊!
“大长老,林兄是我的朋友,是他一路在遗迹中帮我们指点风水的,和那些人无关。”
陆晨怕陆天华误会,开口解释道。
陆天华笑道:“老夫看起来像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吗,你们在这里还有什么事要办吗?若无其他事,就随老夫一同回葬神星吧。”
陆晨自我不可,有陆天华领路,他们返程会快许多。
原本他担心的事也没有发生,如今真龙遗骸已经散去,葬神星的势力其实也没什么好争抢的了,唯一的核心点,和星盟的那群人一样,多半会放在真龙幼崽身上。
可真龙幼崽又已经和他进行了天地道誓的绑定,在有武神山做背景的情况下,除却古龙窟,其他势力多半不会多话。
毕竟这是武神山人从外带回来的机缘,又不是大家一起发现的,他们没立场去争夺。
况且武神山主薛败天是出了名的暴脾气,若说其他几家的主人到了这个年岁,很不愿意和人进行生死战,薛败天可就太乐意了。
她虽为女流之辈,却继承了所有秘血武者的优缺点,而且被放大了很多,在诸多大势力之主中,她是最年轻的,也是最短命的,所以她追求的就是不断的战斗。
对于薛败天而言,她巴不得有人打上门呢。
“陆兄,我能不能跟你们去葬神星看看?”
林山河此时心中对葬神星十分好奇,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养出陆晨和这位武神山大长老一样的变态来。
“可以是可以,但你不用回去跟你父亲说吗?”
陆晨没什么好反对的,林山河和星盟那群至强者不一样,他只是作为一个年轻人外出游历去葬神星,这在葬神星也不少见,总有在星空中旅途的年轻人,偶然路过发现葬神星这颗古老的星球。
这些年轻天骄来到葬神星后,多半就不再走了,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后,励志加入当地的几大势力之一,想要进行不断的自我突破。
葬神星从不刻意宇宙内其他生命源地隐藏自己的所在,如今陆晨也算明白了葬神星的底气,即便同为星宙级强者,葬神星上的人,也绝对是最强的一批。
他们根本不怕其他星域来攻打,反倒是像大长老一般,杀完你们的人,还要杀回去看看。
“还说什么啊,他肯定不愿意,我就偷偷出去玩几年,用这东西报个信即可。”
林山河取出一柄小飞剑,用神剑宫的秘法将他的留言录入,直接送了出去,只是也不知道要飞几年,才能抵达原初古星了。
“建议林兄还是回去和家人团圆下,免得留下遗憾。”
陆晨说道。
“我爹都快烦死我了,他之前也说过我应该趁着年轻出去走走,多见识下,只是他想派护道人和我一起,我才不想被人盯着。”
林山河说道,他不想回去再带个小尾巴,而且觉得去葬神星的话,带个强者,还可能会引发不好的事件。
“希望不不会后悔……”
陆晨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林山河,林山河显然是年少轻狂,满腔热血,想要去星空中闯荡,对于神剑宫的继承者之位并不是很感兴趣。
可或许多年以后他历遍山河,才会想家,怀念他曾经少年的时光。
拒当社畜,用视频养活自己
这个世界将来或许会有大动荡,林山河这一走,也不知能不能再与家人相见了。
敲定诸多事宜后,陆天华便准备带着陆晨返程。
陆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说道:“大长老,我们不去星盟的三大生命源地看看吗?”
陆天华扫了眼陆晨,“看看,想扫荡就直说,还什么看看。”
陆晨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这些年脸皮厚了许多,“毕竟是这般规模的生命源地,那些大势力应该留有不少好东西吧。”
他本以为陆天华跟自己一样应该都是土匪思维,却不想对方摇了摇头,“武神山一般不做这种事,老夫此行只是带你们回去,这里的人自有其命数,老夫若是断了这里的资源,就是断了这里的气运,因果不好。”
他振袖间,将陆晨几人卷起来,迈步踏向星空的另一端。
“星盟这边的事,自会有人再来处理,让这里的人纳贡即可,把事情做绝,是要遭天谴的,而我们武神山其实什么都不缺,以后你自会明白。”
虚空穿行间,大长老说道。
…………
公元二零一零年,绘梨衣无聊的坐在石板上,和夏弥进行着旅途中的烧烤。
曾经拒不品尝的陆溟也盘坐在一边,一口撸一串,“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他们几人正处于真龙遗迹的山谷内,经过八十万年的时光,这里的毁灭罡风早已停息。
可寻便这片旷野,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当年的真龙遗骸早已散去,如今只是处空旷的小天地罢了,灵力会比外界稍微浓郁一些。
“陆师兄说好的血统道具呢……他也不知道直接埋这里,这下还要先回葬神星才能找到。”
夏弥一脸颓然,她们此行忙活了大半年,到头来只是领了个路。
尽管绘梨衣也捡到过一些能够使用的仙灵级装备,可那不是她们的主要目的。
“别这么急啦,会去后都会有的,godzilla说会让楚师兄帮你埋好。”
绘梨衣摸了摸夏弥的脑袋,又抱上去贴贴。
夏弥又感受到对方胸前对自己的侮辱,更加委屈了。
“咳”
陆溟咳嗽一声,“那我们就返程吧,如今的葬神星变化太大,我要回去重新调查些事情。”
是的,陆溟留有队友在葬神星,通过团队频道,他得知,葬神星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变化。
陆晨或许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导致一切都不一样了。
在陆溟的记忆中,陆晨是不曾带有真龙幼崽返回武神山的,陆晨的确离开了武神山一年多的时间,回来后也变强了许多,可他没能获得真龙的遗产。
为何结果会和自己的记忆有出入?若以时空因果来说,当年他记忆中的陆晨哥哥,应该也是有绘梨衣小姐和夏弥小姐帮助的。
连陆晨前往真龙星域的随行阵容也没有变化,因为他记得当年晨哥哥是同雪月峰的千雪师姐一同折返的,可结果为何会不同呢?
在他的记忆中,陆晨岂止是没有获得真龙遗产,他应当连真龙星域都没能找到,否则他也不会完全不清楚真龙星域的事。
按照时空另一端传来的消息,晨哥哥虽然没有获得真龙遗骸,但却得到了真龙幼崽,并且在星盟的势力范围内大闹了一番,最后被陆天华大长老救场带走。
那么星盟那片星域的存在,是绝对瞒不住了才对,古龙窟也会再派人,去探索这处遗迹,为了追寻真龙的脚步。
这或许也是山谷内干净到什么都没有的原因之一,这片遗迹内还有其他后人来过。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同了,被什么强大的力量影响,导致了因果线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动?
陆溟现在感觉很被动,这意味着他的一切记忆都做不得准,原先的一切结论都要被推翻。
由于陆晨的某些行为,让这片星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变化影响深远,简直颠覆了一个时代。
他的队友告诉自己,如今的葬神星上,西联邦……消失了。
或者说,西方人并没有消失,只是西联邦这个联合国家组织,如今并不存在了。
神武帝国仍旧高高在上,秘血武者统治着如今的时代,全球各地的小国都臣服于神武帝国的脚下,西方乃是蛮夷之地,那里的人多半是低等的奴隶。
而如今神武帝国的秘血武者,也和陆晨记忆中不同,要强大的多。
他们不再只是依靠血统注射来获得力量,同时还有部分流传下来的法,在供他们修炼。
是的,天地环境也和此前不同了,即便是现代的葬神星上,人们也能勉强进行修炼,存在着稀薄的灵气。
现在的神武帝国在,秘血武者们都是修士,最强者,已经能达到六阶中游探索者的实力,若放在遮天世界内,也算是一方大能了。
试想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西联邦仍旧存在,研发出了现代化的热武器,他们又怎么可能力敌这般超凡者?
因此神武帝国的地位不可撼动,其他修行者,也都跪服在秘血武者军团的威势下。
“先出去看看吧,等我们调查完,让楚师兄总结下,再跟godzilla一起说。”
绘梨衣起身,收起烤炉。
她们一行人先是离开内部的真龙遗迹,来到天地胎盘的外围空间。
在这里的感触还不够明显,但按照陆溟的情报,如今外界的天地环境,会比她们进来之前要好得多。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历史中,发生了一件本不曾有的事。
真龙遗骸,被其生前的主人,给散去的生机,归还于宇宙星空。
这件事,对古今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葬神历是否在之后开启了黄金大世,绘梨衣等人暂且不知,但从现代来看,也比之前要好了很多。
她们在返程的过程中,又来到了那片为龙族打造的宏伟宫殿群,深入至最后的主殿,抬头看向上方的王座。
陆溟瞳孔一缩,“祂不见了!”
原本盘坐在王座之上的那道骸骨身影,曾经的大成秘血武者的遗骨,如今并不在王座上方,空空如也。
他连忙飞上王座查看,看着王座上弥补的灰尘,眉头直皱。
“不是其他探索者做的,岁月的痕迹做不得假,我们之后并没有其他人来过,但祂的确消失了,应该在很久以前就不在了。”
陆溟俯身查看后说道。
“可陆师兄不是没能带走祂吗?他还在团频中生气了好久。”
夏弥秀眉微皱,这件事有些诡异,因为她们此前只感受到过一次强烈的世界线变动力量,没有其他插曲了。
也就是说,这位大成秘血武者的骸骨,是在那次世界线变动中消失的。
在现有的世界线不变动的情况下,祂在古时被带走,是命中注定的。


Copyright © 2022 瑋梅金屋